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2]

说在前面。

大学校园paro。

感情线推进十分缓慢,属于慢热型,所以可能会占tag。

致歉。

这章基本在打怪...跳过不看也可以x




Chapter 02


    “……尔?”

    “赛科尔?”

    “赛科尔!!”

    “啊啊!?”赛科尔猛的惊醒,顺便在衣袖上蹭了一下有些湿润的嘴角。面前站着的是梳着亚麻色单麻花辫,发梢处还别了一个蝴蝶结装饰的少女——格洛莉娅·维拉。

    “是你啊……我再睡会儿。”赛科尔低头就睡。

    格洛莉娅跟他可是老熟人了,噩梦般的跟赛科尔孽缘深重的青梅竹马了19年。在短暂的人生中两个人距离最远的一次是高中,一个在2班,一个在9班。

    格洛莉娅完全没有青梅竹马惺惺相惜的感觉,直接拽着赛科尔后脑的头发把他的头提起来:“还睡!你看看教室还有人吗?”

    偌大的教室里,空空荡荡一个外人没有。

    “我这不是通宵了嘛!补充睡眠啊!”赛科尔捂着自己的头发根疼得呲牙咧嘴,“女侠饶命手下留情啊!”

    “通宵?”格洛莉娅松了手。怪不得今天早上看见两个人都顶着黑眼圈呢。“你又拉着尽远作什么妖?”

    “这话说的。你怎么知道不是他拉着我?”赛科尔一脸的无辜。

    “少废话,尽远是那种人么?你当我傻啊。”格洛莉娅翻了个白眼。

    赛科尔坐在原处伸了个懒腰揉揉脖子:“说到这个……尽远人呢?”“去忙学生会的事儿了,托我给你带份早点。”格洛莉娅把凉透了的煎饼果子递过去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你可以当成中午饭吃了。”

    赛科尔感受到了室友深深的爱意之后果断的决定抛弃煎饼果子,跟格洛莉娅出去觅食。一路上赛科尔把昨晚发现的游戏夸得天花乱坠励志把格洛莉娅拉进坑,而女孩子对这种东西的兴致本来就不是很高,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游戏叫什么名字,赛科尔愣了一下一拍脑门说我他娘的给忘了。

    格洛莉娅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了他几秒。


    最后俩人决定去吃麻辣烫,十几块钱一斤不限种类随便拿的那种,格洛莉娅身体不好,饭量也很小,一斤吃不完剩下的给赛科尔,而对方加上这些刚好吃饱。这组合,完美。

    因为是学校周边的小店,来这里的大多都是这里的学生。两人正埋头吃着,忽然旁边一桌爆出一阵女生的尖叫,吓得赛科尔险些被呛到。

    “搞什么…”他抬起头。

    “噢——”伴随着转过了头的格洛莉娅了然的叹声,走进店门的是一个高挑的银发青年,红色的眼眸如同宝石般熠熠生辉。他面无表情目视前方直取空位。

    “是维鲁特啊。”格洛莉娅点点头。赛科尔则一脸迷茫:“……谁?”

    “维鲁特·克洛诺。隔壁系的男神啊!你不知道?”

    “我是男的啊,知道男神是谁有什么意义吗?”赛科尔耸耸肩,“我知道系女神是瑞亚·特纳就可以了。”

    “啧啧啧,听说他和尽远两人之一是下任学生会长的内定人选。”格洛莉娅悄悄说了条八卦,“你挺谁?”

    “挺维鲁特。尽远还得陪我打网游啊!”


    “说起来,”赛科尔伏下身悄悄回头瞄了一眼不远处的维鲁特,“男神也会来吃麻辣烫啊?”

    “男神也有比较亲民的嘛。”


    尽远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出头,滴水未进决定倒头就睡,然后他看见赛科尔带回来的一斤麻辣烫,里面是他爱吃的鱼丸蘑菇千叶豆腐,感动之余发觉赛科尔还是挺有良心的。他瞄了一眼缩在被子里补觉的室友柔柔的笑了一下,接着发现了压在下面的一张纸条:


    特感动是不是?没事儿,下回请我一顿全○德烤鸭就算扯平了!


    ……

    尽远收起笑容去把床上那个揍了一顿。


    “麻辣烫和烤鸭是一个价位的吗!”

    “有话好说别打人啊!台球你是不是狂暴症有病趁早治别耽误了!”

    最后俩人一个被气得睡意全无,一个被打得睡意全无,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开电脑继续刷。经过了一夜的奋战,赛科尔和尽远纷纷56级,还有14级就满级了,可以打团队战工会战下高级副本刷高端野生BOSS挖宝钓鱼勾搭妹子。美好的明天就在眼前啊!

    赛科尔先是跑去杂货商那里卖了过时的装备和打怪掉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又顺便修了一下装备,把损耗率重新降回了0%。他的“SL影杀”已经是帅气正经的刺客模样了,一身夜行衣长筒靴,灰蓝色的短发,脸上戴着口罩,穿着半指手套的手中握着长短刺。

    尽远看了看他一副自恋的模样笑了一下:“你接那个讨伐克托的副本没有?要不要一起去?”

    “行啊!你等我把信送到就去副本门口找你。”赛科尔鼠标轻点买了两组红蓝药。


    很快刺客就跑到了一身白金相间的枪兵身边。

    [私聊][SL影杀]:[#呲牙]咱俩颜色很搭啊!

    [私聊][没想好叫什么的台球]:是啊。

    紧跟着一条消息跳出在赛科尔的屏幕上:

    玩家[没想好叫什么的台球]邀请您加入队伍,是否同意?

    是。


    只见白衣枪兵往副本门口凑了一下,然后两个人的屏幕上开始读图。赛科尔的屏幕上率先出现了副本内的场景。阴暗,潮湿,墙壁上还挂着蛛网,是一条破败的古道。

    “我靠,太恶心了。我突然觉得背景细致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赛科尔忍不住的抿了抿嘴。

    尽远倒是表示无感:“别太在意……真的很细致啊,你看那窝虫卵我都数的清。1,2,3,4——”

    “靠你还数出来!变态!”

    刺客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跟着枪兵一起冲了出去,跑过的古道两边的虫卵立刻开始孵化,转眼就变成了一条条天蓝色的肉虫子,看着格外恶心。刺客抬手长刺扎中一只跟着上前短刺跟上,随后拔出长刺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弧,那半弧化作一抹黑色的光刃直直落下劈在肉虫身上。

    另一边枪兵手中长枪往前一送,迅速连扎两下杵进怪物身体里带着它在空中甩了一圈掼到地上,枪兵跟着转身握住长枪半蹲下身子蓄力,随后带着一束红光击中了虫子的腹部。

    “咱俩暴力点儿,快点儿推,我怕我会吐。”

    赛科尔听着耳机里传来武器扎中虫子的噗嗤声,动作一滞,光标飞快地切出了游戏画面把电脑调成了静音。

    这副本太恶心了,别说他了,有没有考虑过广大女孩子的感受?

    尽远在旁边忍着笑,配合着对方的攻击速度把副本向前推进。好在这个副本只有一个BOSS,不会恶心太久。赛科尔面如死灰的朝着前方挡路的蜘蛛一挥手。一排银针唰的一声向前飞去。

    其实这个游戏里的刺客职业不是很正宗,还掺杂了许多忍者元素进来。

    两只蜘蛛吃了银针立刻被钉在原地。枪兵奔上前,长枪一挑把蜘蛛浮空然后接了个技能——枪头猛戳几下,漫天光箭落下砸在怪物的身上——枪雨。

    刺客趁着僵直那点儿时间抄起长刺可劲儿输出,紫黑色的光晕像是破碎的星空。蜘蛛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大爪迅速向前一抓穿过了刺客的身体将他化作了一缕青烟——是假身!

    赛科尔已经操纵者刺客影分身到了蜘蛛背后,连飞出一排手里剑,将长刺立在身前,立刻召下一道紫黑色的光柱清空了蜘蛛的血槽。

    “小怪就这么……BOSS得什么样啊?”赛科尔端起水杯压惊。“也许是千年蜈蚣之类的?”尽远等到对方把水咽下去后猜测。


    事实证明,系统比尽远想得更可怕。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一阵有形的声波把两人的角色掀翻在地,随后从里面飞出一只配色乱七八糟五彩斑斓得让人恶心的三头飞蛾!它的六只眼睛上密密麻麻的排着一个个小小的复眼,像是抽象派上了色的翅膀一拍,毛茸茸的大爪子直接拍掉了刺客1/4的血。

    “我靠!!”赛科尔此时十分崩溃。

    起手影分身接半弧光刃,尽远连忙让枪兵上前蓄力,猛一松手,枪兵快速提枪冲出,带着耀眼白光的长枪瞬间将飞蛾贯穿。这边刺客跳起把短刺一掷插在其中一个头上,然后上前长刺送出外加一把银针定身。尽远连突刺上挑换着用,刚打算接技能突然觉得飞蛾动作不对连忙退后,大喊一声:

    “走位!”

    赛科尔还没来得及操作,飞蛾突然扇动翅膀在他身边360°的抛洒一种亮晶晶的粉末。

    “日!我被上debuff了!中毒了靠!”赛科尔看着自己的血线开始缓慢下降一阵心疼。“你还有蓝吗?”尽远问。“有,要开暴力流直接轰?”“再磨它一会儿!”

    两人开始用普通攻击平A,一个长短刺来回戳,一个长枪反复捅,直到BOSS还剩1/4血又开了一次大招把尽远打飞出去之后,枪兵才一边往回跑一边大喊:“上!”“好嘞!”赛科尔立刻召出黑光,又是几个花式光刃接着是定身银针,紧接上枪兵的枪雨和蓄力技,最后一甩将飞蛾扔到地上再也没爬起来。


    恭喜玩家[SL影杀][没想好叫什么的台球]通过副本[克托巢穴]!


    赛科尔看到这条消息先是为终于不必再受到虫子的折磨而兴奋了一下,随后转过头看向尽远:

    “要不要跟我单挑一局?”


————————————————————————

后面自行脑补黑暗审判[不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1]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3]

评论(1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