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Trust./今世奇/蟒鼠



黑蟒对于鼠而言,可以说是非常的粘人。

从他们俩相识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八年,他从少年长大成人,而黑蟒却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大概是不同种族的寿命的原因吧。他大约知道黑蟒对他是什么心思,但他并不想戳破。因为是他,因为是他,所以不行。他们之间,理应停留在利用与忠诚。

这就够了。

战役凯旋,鼠站在他的办公室桌前闲闲倚着等着他回来,黑色披风的后摆懒洋洋的摊在桌面上。黑蟒敲门走进,摘下帽子托在左手站在他跟前。鼠抬起头,扬了嘴角:“干得好。”

黑蟒恭敬的行礼,之后像往常那样,试探性的向前靠近。与往常不同的是,鼠没有敏锐的察觉到他的意图然后出声制止。

他默许了。

黑蟒动作略加停顿了一下,而后将鼠,他的元首,疫王大人——轻...

疫军总指挥部没有什么新闻./今世奇/P鼠/鸦鸽



乌鸦刚从前线飞回来。在努力的把采访黑蟒总司令后得到的一堆“咝咝”回答改成人话之后,按理来说,作为疫党的官方报纸,内容肯定是要请疫王过目点头之后才可以拿去出版的。虽然,一般来说,疫王都懒得看。

不过流程还是要走的,不然你岂不是不把疫王放在眼里。

于是战地记者乌鸦同志兴冲冲的飞到总指挥部的大楼下,一抬头,一打眼。三楼元首办公室的室外窗沿上,并排站着三只白鸽。

乌鸦眨了眨眼。白鸽们也眨了眨眼,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像它们的主人一样,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又开始了,又开始了。

乌鸦扯了扯嘴角,拿着一沓稿纸塞回包里,翅膀一展转身就跑。他可不想跟上回一样听到自家老大在办公室里发出足以霸占各大报纸头版头条一个月的声...

Pigeon./今世奇/P鼠(?)



“不要和我争了,这是最终决定。”

他将一沓已经签好名字的白纸拍在桌子上,文件内容将由他信任的人来填好,以稳定和控制他不在之后的未来。

其实也没有发生争执。这项工作计划周密,一旦开始就没有改变的余地,我不过是本着职责习惯性的提醒他。

但他总是这样。

于是这也成为了我的职责之一。

戴着三色堇的众神,穿梭林间的黑豹,大流行病的症状是恶性贫血,随军牧师吟哦着赞美诗。他是至高无上的最高权力者,是枪炮,是游隼,是致命的花梗,是凌晨三点钟冰冷而甜美的冰淇淋蛋糕。

颈侧是坏心眼的轻吻,一如这灰暗了眼前的鼠疫,掀起风暴卷袭着震颤抖动的星辰。

用枪瞄准。即使我是「反战主义者」。

“你把我弄得很狼狈。”

他嗫嚅着抱怨。

我轻轻垂眼,...

Chrismas./京津拟人



圣诞节。

西开教堂周围又是全部戒严,基督教徒们,或者只是单纯出来凑热闹的情侣们,齐刷刷的涌向教堂的方向。天津插着口袋戴着兜帽,脖子上围好了围巾,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逆着人群准备绕开戒严地带,找个清静地方打车。

好你个北京,老bk的敢放小爷鸽子,看你是活腻歪了。大连也是,净瞎出幺蛾子,大冷天儿的在外头瞎逛悠嘛,夜游神啊?

天津忿忿地一脚踢开一个喝空了的奶茶纸杯。本来俩人约好了滨江道遛个弯儿,吃个饭,然后也许看个电影什么,之后就回家了,不过就是借个圣诞节的由头弥补一下前天天津生日却不能二人世界的遗憾。约了七点乐宾那头儿的天桥上见,见见见,见你二大爷见,等了一个来小时,冻的跟个三孙子似的。

天津翻了个白...

上面中间是美丽ud画集,中间还是美丽ud画集!左下角是mob晃+零晃(两个独立故事不互相干扰),下面中间是零晃。
价格可以一起商量!回血求出求带走救救孩子吧😭

那个,我想纠正一下……玉茗不是王爷,是皇子。
舜是太子,玉茗是皇子,未来是王爷。现在的王爷是玉凌(玉茗他爹),如果玉茗是王爷,玉茗就是舜的长辈了……希望各位太太写的时候能注意一下、

呃,我是原作者大家好。
首先谢谢空间和lof的朋友们对我的沙雕脑洞的喜爱,也谢谢各位画手太太的图画的都非常好看,但是希望大家能跟我说一声,空间看见的话空间戳我,lof看见的话lof戳我谢谢……我还是希望能够,呃,打个招呼。虽然想画的画授权我肯定都会给,但是我觉得这个也是个对我的尊重………………谢谢各位了💦💦💦

我,我,我
我!!!!!!!!!!!!!!!!!!!!!!!!!!!!!!!这就是我的执念卡了,谢谢大家。
太子舜的堂弟。虽然喜欢欺负人,但实则较为单纯,没有什么心机。并且与舜的矛盾也源于误解。被父亲报以极高的期待,但他却没有什么野心,只希望能平静地继续学业。

跟我的人物分析基本一样,放心了。
太好看了,我死了。谢谢我温柔体贴的皇兄给我发图。

玉茗小少爷。
脖子上的勾玉上面是项圈吗……这个发型算不算姬发啊?好可爱、
深v喔……
黄图准备(?)

1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