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9]

说在前面。

大学校园paro。

感情线推进十分缓慢,属于慢热型,所以可能会占tag。

致歉。 



实在是太少女了..如有不适直接跳过x

推荐先去复习一下01-08[。


Chapter  09


格洛莉娅一听这话一愣,赶紧趴在窗台往下张望了一眼——那个神经病果然在淋雨!她抄起一把印花雨伞跑下楼直直朝着那个灰蓝色的影子跑过去。

“有话慢慢说啊!你有病吗?”格洛莉娅将雨伞举高把赛科尔也罩进来。说不心疼那肯定是假的,十九年,那都是亲人层面上的伙伴了。

赛科尔抬头望了望印花雨伞:“我觉得这事儿还是得跟你说。”“那就说。”格洛莉娅带着他往麦当劳的方向走。

两人推开玻璃门入座,赛科尔一脸的要英勇就义的表情:“我说了你不许说我打脸。”

“……我怎么仿佛知道了点什么。”格洛莉娅里捧着香芋派。

“等一下,你什么时候买的香芋派!?”

“刚刚啊!”

“怎么不知道给我带个菠萝的!?”

“你没说啊!得,要是刚才买还有第二个半价呢。”

“咳咳。”赛科尔严肃冷静的清了清嗓,“你能理解那种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让你用心去欣赏并且机智欲动欲罢不能一闭上眼全是他的银发红眸的感受吗?”

格洛莉娅沉默了两秒:“你暗恋维鲁特啊?”

“我靠,你怎么知道是他的!?”赛科尔大惊失色,半张着嘴瞪着青梅竹马。

“大哥,你已经把他的外貌说完了好吗。”格洛莉娅指出,“而且你解释一下,‘机智欲动’是什么?”

“因为我不想说自己蠢蠢。”

“……好蠢。”


“总之……你看团长一开始就对我挺好的,指导点播就算了还陪练。一般团长有这么一条龙服务的吗?”

“没有,我们团长在泡你们团员。”格洛莉娅万分沉痛。

“啧啧啧……然后提拔我做了副团啊,后来面基那天也很照顾我,买吃的啊什么的。看电影的时候我好像还靠着他睡着了——”“什么!那么好看的片子你居然睡觉!”格洛莉娅一拍桌子。

赛科尔一脸的无法理解:“那二流韩剧剧情有啥可看的??”

“开撕吧赛科尔,晚上九点半竞技场见。”

“好!谁怕谁!”


“……话题又跑了。”赛科尔捂住脸,“后来我们俩去网吧过的夜——”“等等,按理来说这里应该发生了点儿什么。”格洛莉娅满脸写着期待二字。

“发生什么?”赛科尔很迷茫。

“比如这样那样那样这样。”格洛莉娅左手比划着ok的手势,另一手横向伸出食指,在圆圈内进出。

赛科尔看了三秒她的动作张了张嘴:“没想到你是这种青梅,我看错你了。”“哈哈哈来,你接着说。”

“然后去网吧过的夜,后来也天天道早安晚安啊什么的。刚才我出门正好碰上他,打着伞把他接回来的,这围巾还是他的。他问我为什么那么拼命,”赛科尔单手撑着头微微歪向一边,眼神往门的方向看,“我脱口而出因为喜欢他。然后他没搭茬,给我沏药什么的,我就想啊——那么多女孩子喜欢的男神,怎么对我那么好呢?于是我就问他,他说……”他垂了垂眼顿了顿,“‘因为我喜欢你啊’,他是这么说的。当时真的是,觉得整个世界只剩下我的心跳声了。”

格洛莉娅半张着嘴:“然后呢?”

“然后就糊弄过去了……后来我吃百奇,他突然凑过来,超——近!”赛科尔伸手比划。

“亲上了吗!?”

“……没有。”赛科尔单手撑住了额头,“然后我就跑出来找你了……我觉得我大概是喜欢他的…?但是我不敢确认那个喜欢是不是就是‘爱’。”

“我说,”格洛莉娅放下了手里的香芋派一脸严肃认真,“你俩怎么还不去开房?”

“……啊?”

“你俩的狗粮发的比尽远还多!”格洛莉娅叹了口气,“但你说的也在理,还是想明白比较好。”

赛科尔站起身甩了甩头:“我去思考思考。”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尽远发现对面宿舍床上没人。昨天晚上就没见赛科尔回来,现在那床铺也依然不像睡过的样子。他在书桌上发现了赛科尔的字条:


我出去冷静几天,不用联系我,想清楚了我会回去的,不用担心。

也让格洛莉娅和团长别担心。

                                                                   赛科尔·路普


我不担心你,我担心你的学分。尽远冷漠。

尽远还是第一时间通知了格洛莉娅,对此后者也没太震惊,两个人思来想去也没什么办法,除非挨家店铺的搜,可B市那么大,根本搜不完啊,只有那个傻逼自己回来这一个办法。

而此时这个傻逼在一家非常破败的小网吧里百无聊赖的补番。这个网吧的椅子是海绵的,软是软,但是年头久了就没有了什么弹性,键盘缝隙里落满了烟灰。赛科尔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屏幕,脑子里全是与这番的剧情无关的事情。

他想了想关掉了B站点开了一个页游,随手开了个神枪手的号进去熟悉了一下。就是很普通的上帝视角的普通网游,没有他常玩的那个好,一个职业长的都是同一个样子,就连背景画的都一般。神枪手的技能绝大多数都是远程的,他用起来完全不顺手。

维鲁特是怎么把神枪手玩得那么好的……想了想赛科尔心里还有些佩服。他不断的被小怪围殴回城,也就不断想起那人的音容笑貌。

赛科尔觉得这个游戏一点儿也不好玩儿,可他不想回去上线。

他在害怕。

他害怕上线看见“沙漠之鹰”四个字就再也动不了了。

他喜欢维鲁特。

所以他害怕维鲁特。

从一开始他就跟维鲁特怂,到现在了他还在怂。他这辈子连对他爹都没这么怂过,唯独对着维鲁特,认真的话都变成了玩笑。什么降温了注意身体阴天了记得带伞明儿考试加油团长你太累了好好休息吧,涌到嘴边都汇成了一句“晚安”。

这是一句多么沉重的晚安。

其实他明知道维鲁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从他还不知道他是隔壁系男神的时候起,他的手机备忘录里就有一篇是关于“沙漠之鹰”的,对方无意中暴露出的喜好兴趣都被他记录整合起来。赛科尔被任命副团长的时候手机砸在脸上,抑制不住的笑,怎么也换不下来,嘴角一直往上扬。他把“沙漠之鹰”截了图做了QQ的聊天背景,把团长设了特别关心和置顶,甚至还有单独分组。


这些事太过浪漫,说出来显得矫情,只能等对方主动发现。可是往往对方根本没机会发现。最后曲终人散,你浪漫的所作所为都成了傻逼的所作所为,而且另一位当事人毫不知情也不领情。

这根本不是六月雪能打的住的了,这得是三伏天下鹅毛大雪才能表达的委屈程度啊。


赛科尔头上戴着耳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次他的鼻间没有茶香,只有烟草味。也不会有人为他盖衣服,陪他转天中午才起,一起去吃午饭。


这已经是赛科尔“失踪”的第二天了。QQ不上,手机关机,游戏离线,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维鲁特那边尽远也瞒不住,干脆也就没瞒。对方还挺冷静,或者说……表现的挺冷静,还没有格洛莉娅的情绪激动。但是格洛莉娅坚持告诉尽远,维鲁特是有反应的。

“什么反应?”尽远小声的偏头问。

格洛莉娅伸手指了指食堂内的维鲁特:“他周围的女生平时都跟他保持三座距离,今天保持了五座,说明男神的高冷之气随着怒气值得上升而增加了。”

“噢——我说,你作为赛科尔十九年的青梅竹马怎么一点着急的感觉都没有。”

“那家伙是个行动派,想清楚了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回来。”格洛莉娅双臂抱在胸前微微夹紧了一点,“这个时候你跟他说也没用,还不如让他自己想明白回来。我估计快了。”

尽远了然的点点头:“原来格洛莉娅你的胸挤一挤还是有的。”

“……我要打电话给团长。”

维鲁特低头,右手拿着一次性筷子。他在等待——


等那个灰蓝色短发的青年若无其事的冲到他身边,打碎这个屏障。


————————————————————————————

天哪我这是跳票了多久了????

各位真是对不起对不起。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8]

评论(2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