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10]

说在前面。

大学校园paro。

感情线推进十分缓慢,属于慢热型,所以可能会占tag。

致歉。 

终于...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推荐看之前先看一遍06


Chapter 10

赛科尔思来想去觉得僵着也不是办法,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再不回去尽远怕是要担心……维鲁特也会担心吧?他关上了4399的网页。冒险岛系列其实也不错的……但是画风略幼齿了一点。赛科尔伸了个懒腰身体后仰,手臂举高向后搭在椅背。

他张了张嘴:“老板!把这几天的账结一下!”

灰蓝色短发的青年穿着运动系蓝黑配色外套,脖子上还围着维鲁特的围巾,手里拿着瓶营养快线,嘴里叼着草莓味儿的棒棒糖。他站在网吧门口抬头凝望着街边的路牌,沉默不语静静伫立。身边的枫树飘下几片红叶,犹如炽烈的红蝶。他——

想不起来回去的路了。

“坏了…我是怎么走过来的来着。”赛科尔茫然的环顾四周。

他本来这回出来就没带多少钱,买了零食给尽远,又在网吧待了三天,现在口袋里只有五块钱,连出租车起步费都交不起。

“哎,我区区……不对,我堂堂赛科尔·路普竟然沦落到此。”赛科尔啧啧摇头,“好像是这个方向吧…?”赛科尔认真的回想了一下迟疑着往那个方向迈开了步子。

根本。

不对啊!

赛科尔望着陌生的道路一阵欲哭无泪,于是他果断的蹲在路边等人路过方面问路。

怎么感觉跟躲草丛蹲怪似的,有点儿猥琐啊……呦西,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赛科尔腿一发力像猎豹一般窜上前去——迎面走来一个银发蓝眼的少年,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您...您好?”

“哦你…你好。问一下SOT大学怎么走?”这种仿佛在问别人自己家怎么走的奇怪感是什么……

“啊,我是那所大学的新生,我带您去吧。”少年笑了一下。

“噢!是学弟啊!”赛科尔着实没想到,这家伙怎么看都像高中生。虽然他自己也经常被错当成未成年就是了。

少年一愣:“……学长你不认识学校怎么走?”

……这尼玛就很尴尬了好么不要直接问出来啊你怎么那么会说话呢亲爱的学弟同志??

赛科尔沉默着。

少年连忙干笑两声:“啊,那个,肯定是什么事跑出来不小心拐错了路吧!哈哈哈…”

赛科尔沉默着。

“呃……我叫界海。学长你是…?”少年一看形势不妙连忙换了话题。

“赛科尔·路普。大二的。”赛科尔识趣的笑着跟了新话题。

“噢噢,”界海很惊讶的样子,“是路普学长啊!”

“哎?你知道我?”赛科尔很意外,他以为自己一直非常低调的,特别是成绩方面。

界海了然的一点头:“知道!系男神的绯闻男朋友嘛!”

……什么玩应儿。

敢情界海跟维鲁特是一个系的?你们系只招白头发的是吗?科科。

界海带着赛科尔往回走,一路上说了很多女生们告诉他的八卦。简直活脱脱一个格洛莉娅性转。赛科尔进了校门和这位小同志挥手告别,叹了口气往宿舍走。

坏了,一会儿进去了尽远不会揍死我吧……赛科尔的喉结滚动两下,手放在门把手上往下一按。门开了。里面没人。

赛科尔先是悄悄探了个头确定没人才放心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都不锁,来了贼就麻烦了啊……虽然也没什么值钱东西可偷。他耸耸肩,估计是刻意给自己留的门。

哎呀,还有点儿迷之感动。舜同志你可要好好珍惜台球啊!赛科尔抬手抹了一把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

他往自己熟悉的床上一躺,捞出压在枕头下面的笔记本,熟练的打开后随手上了QQ。一瞬间涌出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硬生生把赛科尔的电脑卡了半分多钟。除了群里刷出来的无数个99+以外,所有的消息都是一个发来的。那个人说话简言意赅,发来的消息还是刷了他一屏。

“早安。”

“晚安。”

“你有没有吃午饭?”

“早点休息,别熬太晚。”

“食堂做了你爱吃的炒三丁,用不用给你留?”

“天气预报说可能会下雨,不管你在哪儿,别在街上。”

“早点回来。”

“我很担心你。”

赛科尔一愣,连忙慌里慌张的回复,原本灵活的手指在键盘上笨拙的敲错了好几下才打出那句回复:“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二十秒之后刷出了带着音效的回复:“你现在在宿舍?”

“是啊,怎么了?”

没有了回复。

赛科尔一时间觉得有点百无聊赖,他去二团群里报了个平安,随口胡扯了几句说自己是临时有事才失踪了那么几天,然后开始十分亲民的和大家一起哈哈哈。突然他听
到了一阵敲门声。

尽远回来了?他不是留门了吗?

赛科尔又瞄了一眼没有新消息的维鲁特的对话框起身:“来啦——”

他晃悠过去,就在伸手按下门把手的瞬间被门外反力推开,一只手伸进来扳住他的肩膀反手用力把他摁在了门板上。赛科尔刚想大喊抢劫,一阵清新的茶叶香气笼罩在他的上空。

赛科尔的肩膀被死死抵在宿舍门上,他抬起头正对上那双红眸:“维…维鲁特?”他僵笑着,心却在那不大的胸腔里狂跳,“呃...是.是我不对啊一言不合那么多天......有话好好说嘛我——”

他怔住了。

维鲁特微微俯下身,吻住了他。对方的嘴唇微凉,很柔软,带着对方身上的气息。

赛科尔慌忙抬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想推开,对方的舌尖灵活婉转,轻松的探入他的唇缝撬开咬合的贝齿,在他口腔里环绕一圈打着转,舌尖搔过上颚,绕着他的舌头吮吸纠缠。赛科尔此时脑内一片空白,手不由自主的往上攀,勾住维鲁特的脖子。

这漫长缠绵的索取吻得赛科尔七荤八素。虽然是与同性接吻,但却丝毫没有异样感,反而有点想笑……那种,如愿以偿般的想笑。

他倚着门眼角微微泛红抬头看着他。

维鲁特垂眸盯着他。

好像两只野兽的对决,先移开目光的一方就输了。

维鲁特开口:“赛科尔,我喜欢你。”

真是一发简单粗暴的直球啊。赛科尔抿了抿嘴。

“你之前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当时心里想的就是你。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知道。你说过,”维鲁特微微垂眼,像是在回忆,“‘只要喜欢就不是问题’。所以——你喜欢我吗?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努力争取了。”

“你……还真实在。”赛科尔舔了舔嘴角,“其实这三天我也在仔细想啊,团长你对我一直不错啊,而且我可一直都是你的痴汉小粉丝形象,所以——”

“你答应了?”维鲁特笑了。

赛科尔跟着他乐:“请问男神大大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恋爱,这件小事。

——————————————————————————————

正文正式完结啦。
还有一篇番外,小事系列就要和大家说再见啦。

评论(2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