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Shun。[舜茗?]

 

回忆录略意识流,中心不明系列x

人物OOC不仅有大概还很严重。

谜一般的结尾。

连自己都怀疑cp向[。

——————————————————————————


 

舜依稀记得玉茗小时候不这样的。

玉茗小时候漂亮的像个女孩子,从眉心到嘴角,都透着年幼的单纯温驯,哪像现在似的,从内而外傲气冲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舜也不清楚,好像回过神就已经这样了,他的脑海中只有那么几段碎片式的回忆。

 

他第一次看见玉茗的时候,打死也不相信他跟领着他的玉凌皇叔是父子。基因不能突变得这么过分。当时舜脑补了三万字玉茗曲折离奇的悲惨身世,并且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水深火热深不可测的皇宫中护他周全……

事实证明了两件事。一,玉茗能长成这样主要是因为他妈忒好看。二,言情狗血宫斗小说不是男孩子该看的东西,好好背剑谱去,小说没收。

 

后来再一次见到玉茗,是听说自家侍卫跟别人打起来了。

“什么!?”舜撂下手中毛笔拍案而起,“太过分了!这尽远真是愈发的没有规矩了!”一旁书童刚想劝上两句,就听舜接着说:“打架竟然不叫我!”

书童张了张嘴,无语凝噎。

于是舜兴奋地跑出了大殿,一下子就看到那抹显眼的护眼绿。在尽远对面一袭白衣的少年面容有些熟悉,舜花了三秒钟猛然想起那日自己单方面做下的约定。于是他稳住气息仔细观察局势,只见说时迟那时快,两人几乎同时出手,而舜抽出腰间长剑——

“殿下干得漂亮!”

“哈哈哈哈哈!”

然后他和他的护卫把他堂弟打了一顿。

后来被父皇摁着跟皇叔道歉。

 

之后他们就经常在一起玩儿了,偌大的皇宫成了他们的游乐场。

两个人一起翘了课和成群结队出来寻找他们的宫女侍卫玩捉迷藏,偶尔还让尽远放个哨。缩在高大的灌木后,浓密的树荫下,手里捧着从树上摘的果子,在盛夏的蝉鸣声中格外甘甜。舜认识的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宫女教过他怎么编花环,他想了想,编了一个放在玉茗头上。

“玉茗戴这个真好看!”舜眯起眼睛,看着对方诧异的神情,发间衣袖上洒满炫目的淡绿色光斑,像是在上面打碎了沙漏,“父皇说我以后是要做太子的,玉茗就做我的太子妃吧!”

后来他真的做了太子,但他不记得对方的回答是什么了。

 

再后来是很久之后了,玉茗向他告白了,他没有答复。

是这件事之后变成这样了吗?还是之前就已经这样了?之后两个人的单挑,舜也没有主动过,面对着对方的狂风,他只是闪躲,不反击也不承受。有句歌词叫什么来着,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他想到这儿,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抬起头。

 

玉茗倚着门框抄着手,明显是要堵他。舜起身整理好桌子上的文件往门口走,玉茗刚要张口就被舜干脆地打断:“改日再说。还有别的事吗?”玉茗被噎了一下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舜路过他身边回头瞥他一眼:“记得把门锁上。“随后继续向前。

向前,是对岔路的一种回避。

玉茗偏头看了一眼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背影转过头,就着学生会办公室的窗户向外看。夕阳余晖,给世间万物镀上一层金。

所谓人如其名,舜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他好像天生就是要当君王的人。同时,他也在不断的回避,躲闪着这条岔路,这份爱意。

他的去路比用尺画出的线还要直。

 

他是最勇往直前的胆小鬼。





——————————————————————

shun 有躲避,回避,躲开的意思。

顺便提一句,大祭司的姓Dodge也有这个意思,更偏向于逃避。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