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8]

说在前面。

大学校园paro。

感情线推进十分缓慢,属于慢热型,所以可能会占tag。

致歉。


开始少女xx



Chapter 08

 

秋天多雨。与夏天轰轰烈烈的大雨不同,秋天的雨更加持久,伴随着冷飕飕的风和刮下的黄叶显得格外萧瑟。赛科尔把棉外套的兜帽戴好,打开了透明伞面的雨伞。他和尽远的食物库存在今天凌晨刚好阵亡,本来打算白天去买的,结果……

“来吧尽远,石头剪刀布,谁输谁去!”赛科尔望着窗外的雨幕拍板决定。

尽远卷起袖子:“来!”

“我可从来没输过!哼哼哈哈!”

 

“石头剪刀布!”

 

尽远布,赛科尔石头。

“好了,去吧。”尽远拍了拍手接着看书。

赛科尔悲从中来,拿起雨伞姿态潇洒的穿好外套推开了宿舍门。于是现在赛科尔在去超市的路上。街上的行人们神色匆匆的走在街人行道上,各色的衣服在雨中模糊成一片。赛科尔还是很喜欢下雨天的,沙沙雨声让他感到轻松,偶尔而也会淋淋雨感受一下无根水的洗礼。不过今天……还是算了。赛科尔哆嗦了一下,决定速战速决。

他拐进超市,把雨伞放进储物柜,然后推着购物车去了零食区,回忆着尽远的口味挑挑拣拣。原味薯片……再来一包青柠的,还有百奇和饼干,方便面也没了,哦对了……可乐——

“轻狂之冕,黑暗之巅,让混乱世——”“喂?”赛科尔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

“是副团吗?”对方的声音有些急促。

赛科尔一愣:“是、是我,怎么了?”

“副团!出野图啦!”

“啊??你通知一下台球和团长啊我在外面!”赛科尔连忙交代。

“台球大大说过啦!团长谁都没给手机号联系不上啊!”

“what……我去说!马上赶到!再撑一会儿啊!”赛科尔赶紧推着车去结账。

难道只有我有他号码……?赛科尔眼角抽动了一下。正副团保持联系很正常,这个也……很正常嘛。他拿出手机点开了通讯录:豆奶团长。

“喂——”

“维鲁特!你在哪儿呢?”赛科尔刚一拨通立刻就问。维鲁特声音一顿:“在外面呢。”“快回去,出野图了!”维鲁特单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拿着甜品匙:“没带伞,出不去。”“你哪儿呢?我去接你!”赛科尔的声音焦急。

“在……超市斜对面的咖啡厅。”维鲁特往窗外的雨幕中看了一眼。

“好!等着!”他干脆地挂了电话。

 

赛科尔匆匆结账拎起袋子,找到雨伞却没打开。这样的天气,本来就风大,再打伞跑就可以飞了。

雨水啪啦啪啦的打在他脸上,灰蓝色的发丝上蒙上一层水雾,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四处张望了一下瞄见那家咖啡厅,他喘着气一把推开了店的玻璃门。

 

维鲁特抬头看见一只落汤鸡。

 

赛科尔站在他眼前弯着腰,双手扶着膝盖喘气,甩甩头发:“哈…走…走吧。”维鲁特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围巾点点头:“嗯。”赛科尔迅速直起身和对方走出店门。维鲁特在门口停住,回身把灰黑色的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然后接过他手中的雨伞打开,迈下一级台阶。

他回头看了看还杵在那里的赛科尔招了招手:“瘸了?”

“没有的事儿!”赛科尔一弯腰钻进伞下,“我初三还跑过1000米冠军!”

“好汉不提当年勇。”维鲁特淡淡的回了一句。

赛科尔撇撇嘴:“我又不是好汉。”他又闻到了网吧早晨那阵清香的茶叶气息。

维鲁特扭过头看他两眼想了想:“你知不知道,淋雨跑过来会感冒?”维鲁特伸手过去拢了拢他头发。

赛科尔嗅着维鲁特身上的茶香耳尖有些发红:“我不会感冒的!”

“嗯,听说笨蛋都不会感冒。”他的手指拂过对方淋了雨而冰凉的额头。

“滚蛋!”赛科尔瞪他一眼。维鲁特叹了口气收回手:“干什么那么拼命……”

赛科尔想说因为出了野图,因为他是副团长,因为野图Boss必须得有维鲁特,可是那茶香像是能蛊惑人心一般,于是他说:

“因为我喜欢你呗。”

 

维鲁特一怔没说话,然后掏出了手机拨给了精英一团团长,舜。

“喂?”舜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由于离得近,赛科尔听得也很清楚。维鲁特表情平淡:“野图Boss让给你了,坐标问一下尽远他们。”

等等,啥!?我靠放弃早说啊早知道我就不拼命了!Wtf你个狗团长!

“……你这是什么计谋?”舜不是很理解。

“因为有比野图更重要的东西,这个我不说,你也懂吧。”维鲁特没理旁边满脸震惊的赛科尔。

“哦——”舜了然的长叹一声,“祝你好运。”然后是忙音。

 

赛科尔被这不明不白的对话弄得很好奇:“什么事儿啊?”“你猜猜?”维鲁特已经带着赛科尔回了学校,站在宿舍楼门口把伞抖了两下收好,继续朝着他的宿舍方向走。赛科尔穷追不舍:“这怎么可能猜得到!你告诉我嘛!”

维鲁特站在他的宿舍门前转动门把手迈进一步,反手扣住赛科尔的手腕往怀里的方向一扯,手肘一碰把门撞上。赛克尔被猛地拽进去还没反应过来,维鲁特已经率先在柜子里翻找了起来,拿出一盒板蓝根颗粒:“吃点儿药预防感冒,我去热水。”

“哎等一下,你肩膀怎么湿了?”赛科尔抬手指了指堆放衣服上的一块深色。

他没说话。

赛科尔愣了一下也明白过来。那伞不够两个人打的。

 

维鲁特端来一杯温水放在他面前。

“维鲁特,你这么帅我真会爱上你啊!”赛科尔心里一阵感动。要是格洛莉娅肯定不会贴心到这种份上,能给他拿药就不错了,至于尽远……嫁出去的室友泼出去的水啊!

维鲁特坐在他对面:“这不挺好。”

“快得了吧。说起来,从始至终你一直都很关照我啊,为什么?”赛科尔撕开药袋,把棕色的颗粒倒入玻璃杯里。维鲁特递给他一根筷子用来搅匀:“大概是因为——”

 

“我喜欢你呗。”

 

赛科尔搅动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连忙继续,效率似乎快了一倍。他感觉自己现在从脖子红到耳朵根。维鲁特单手托腮看了他一会儿识趣的找了新话题。他看了看赛科尔进来时扔在桌子上的超市购物袋:“大下雨天的……你去超市?”

“宿舍没食了啊!”赛科尔也非常感谢新话题的出现,“我跟尽远猜拳决定谁去来着,我输咯。”他吐了吐舌头。维鲁特点了点头,往袋子里张望了一眼看看都买了什么,最后得出结论:

“一堆垃圾。”

赛科尔愁眉苦脸的咽下了板蓝根冲剂,朝他翻了个白眼:“男神你根本不懂膨化食品的奥义!”于是他伸手从袋子里拿出了一盒抹茶味儿的百奇,然后再维鲁特面前晃了晃。接着手指一按打开盖子,拿出袋子撕开包装,捏住饼干部分拿了出来。

“这不就是装饰饼干么,奥义在哪儿?”维鲁特不太理解。赛科尔想说它的奥义在贵,又嫌这话太狗,于是他想了想把饼干涂着抹茶的一端叼在嘴里,说话含糊不清,纯饼干的一边随着他嘴唇的动作一上一下:“你尝尝就知道了。”

维鲁特停顿了一秒,突然上前凑近了那根百奇,微微张口衔住那一端,然后继续向前攻城掠地一只凑到距离对方的嘴唇只剩下不到两厘米。

赤红的眼睛盯着那双蓝瞳,笑了。

他就此咬断了百奇嚼了嚼然后说:“还行,我不是很喜欢抹茶味儿。”

赛科尔怔怔的叼着那一小截饼干,突然热血上涌,肾上激素疯狂分泌。他红着脸猛地站起来带到了那把他坐的椅子,胡乱吞掉了百奇抓起桌子上的塑料袋:“尽远还等着我呢我先走了!”然后犹如脱兔一般迅速冲出了维鲁特的宿舍。

 

他的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快过,初三的1000米跑也没有,那一颗小小的心脏在他的胸腔里肆意冲撞,像是要冲出牢笼的猛虎。这一切都是因为……因为……那无法忘却的赤红。他不敢回头,一直一直冲向他的宿舍,好像背后就是无尽深渊、

赛科尔推开房门把袋子往床上一扔,没有理会尽远的询问。

他需要冷静一下。

赛科尔的伞还在维鲁特的宿舍里,对方的围巾还在他脖子上,可他总不能再回去吧,他没有那个勇气,想想也很尴尬,见了面该怎么说?团长不好意思打扰你一下我拿个伞?而且维鲁特对待别人都很温和有分寸,非常不像他这种颜值的人干的事儿,所以刚刚十有八九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

那么之前……也都是认真的,不是玩笑。

维鲁特·克洛诺从没开过玩笑。

问题在于他自己说出去的玩笑……真的是玩笑吗?赛科尔自己也不清楚。

他跑下宿舍楼,站在空空荡荡的水泥路面上如愿以偿的淋了雨。雨水从他的发丝间成股流下,冰凉的风卷着雨点刮在他脸上,他的衣服粘在他的身上很难受,凉意从骨缝钻进他的身体,冻得他直哆嗦。

他掏出手机。

 

格洛莉娅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看来电显示有些纳闷:“喂?怎么了?”赛科尔一般不会给她打电话。她清楚的听见电话对面哗哗的雨声皱了皱眉。

赛科尔的声音混着那巨大的,像是隔绝世界般的水声:

 

“我想……跟你聊聊。”


————————————————————————————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7]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9]

上周跳更真是不好意思_(:3

评论(1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