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7]

说在前面。

大学校园paro。

感情线推进十分缓慢,属于慢热型,所以可能会占tag。

致歉。

 

从这章开始往后少女。x

 

Chapter 07

 

赛科尔迷迷糊糊睁眼,只觉得鼻间一阵茶香。他直起身的瞬间一阵颈僵肩硬腰酸背痛。随着他的动作,肩上滑下一件单薄的棉质黑色长衫。

昨晚他和维鲁特单挑到半夜,随后两个人各自去做日常,做着做着赛科尔就睡着了,浑身酸疼大概是因为着凉和睡姿的问题吧。

“还给我盖了衣服……”赛科尔默默拿起那件掉在椅子上的长衫,“真贴心……我要是女孩子我也会喜欢他啊。”他边想边往后仰了仰偏头看向维鲁特。对方的银发柔软服帖的搭在脸颊上,嘴唇微抿,睫毛垂下来覆在下眼睑上。

赛科尔手里还拿着那件衣服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搭回去?搭回去他醒了怎么办,不搭回去怎么看怎么奇怪啊?他轻轻俯下身凑近。港真,维鲁特还真是挺帅的,女孩子们喜欢一个人都是有道理的啊!

突然他看见自己的脸出现在了一片赤红当中。

维鲁特睁开眼就看见了凑近的赛科尔也是一愣。清澄的蓝色眼睛正盯着他,看到他醒来一瞬间有些慌乱,目光一下子被撤走又迟疑着看回来。两人沉默着,恍若时间静止,整个世界安静下来,只有两人的心跳声悄然回响。维鲁特率先开口:

 

“你斗眼了。”

 

“靠。”赛科尔连忙拉远距离,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耳尖,“喏,衣服还你。”维鲁特抬手接过来:“回去吧?”

“不急!先吃个早……嗯,午饭再说。”赛科尔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隐约露出了些腰线。

 

之后的日子里一切生活又回归了平静,只是赛科尔和维鲁特在线上的交流多了起来,也更加熟络亲密,不仅仅是说团里的公务,每天都会互道早安晚安。格洛莉娅偶尔调侃什么晚安的拼音是wanan就是“我爱你爱你”的意思,赛科尔嘁了一声说你那都是多少年前的段子了,人男神得站在潮流顶端,哪能玩儿那么老的梗啊。

“再说,我和他都是男人,你以为谁都跟尽远一样呢?”

“可是你耳朵都红了。”

“……有吗!?”

 

最近维鲁特说三次学业繁忙,游戏上线变少了,下本十有八九都是赛科尔来带,大家对于这位走位风骚的副团长也亲切了起来,还能一块组个队去钓鱼,偶尔赛科尔也跟维鲁特打个电话说说战绩,比如今天二团在他的带领之下让公会的副本记录排到了全服第几啊,爆出了什么稀有材料和高级装备啊。

“有把橙字步枪我给你留着了!”赛科尔语气中带着炫耀。

维鲁特见他有说不完的架势淡淡开口:“还有5分钟上课,你收尾快点儿。”

“哦,什么课?”赛科尔随口问道。

 

随后宿舍里爆出一声大喊:“你也上那个!?”

“……是啊。奇怪,我之前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维鲁特对于这个结果也大感意外。

“可能是……是因为我就去过两次。”“……那你学得怎么样?”

“嗯,突击一下能过!”赛科尔自信满满。

维鲁特叹了口气:“你要求真高。”

“……嘁。”

“行了,我准备上课了。”这边的维鲁特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灵活自如的转着笔,“顺便告诉你个好消息——这科要考试了。”随后留给赛科尔的是一串忙音。

赛科尔的内心是崩溃的。

算好了维鲁特的下课时间还特意上了个闹钟,然后在第一时间发了QQ消息过去:“男神求笔记啊!!”

“自己来食堂拿。”对方秒回。

赛科尔当机立断抄起外套出了宿舍门。说起来这学期也快要结束了,天气也变得寒冷起来,马上就又要到了传说中的美丽冻人天,随之而来的还有考试和假期。赛科尔飞奔至食堂,要说他最擅长的除了游戏就是跑步了吧,中学时还蝉联过短跑冠军。

 

维鲁特身穿一件浅驼色针织衫。

他在人群之中很显眼,因为他的周围坐了一圈女孩子。而且还不是紧挨着的,而是与他空开了几座保持距离,而这些空缺也没有人来填补,就好像他方圆几米内有一个气功罩似的。而那个气喘吁吁的灰蓝短发的青年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打破了他的屏障,坐到他旁边。

赛科尔·路普。

 

他趴在维鲁特旁边的座位上:“请午饭不?”

“请。”维鲁特把面前一口没动的餐盘推过去,“就是给你点的。”

赛科尔拿了双一次性筷子,一掰两开:“哇!这么贴心!我要爱上你了。”

“这事儿你随意。”维鲁特瞥了他一眼回身从包里拿出一个普通的笔记本递过去。

“哎哟,好人。”赛科尔拿过笔记本无意中抬头——

然后他迅速的低下了头,凑近了维鲁特压低声音:“妹子们为什么都盯着我看?”“你猜猜。”维鲁特淡淡的回了一句。

赛科尔认真思考两秒:“我太帅了?”

“脸呢?自己摸摸?”维鲁特拧着眉头转头看他。

赛科尔抬手摸向脸颊:“嗯哼,这儿呢。”

“那是屁股。”

“靠!维鲁特你是不是想打架!?”

 

尽远看着赛科尔在他面前狂喜乱舞的显摆他那边找隔壁系男神借的笔记本。“你借笔记的话我也有啊。”尽远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他。

赛科尔一仰头一叉腰大喝一声你不懂:“这可是团长的笔记啊!你看这本!你看这纸!你看这字!!”“你这话说的就像痴汉校草的女高中生。”尽远喝了一口茉莉蜜茶。

“滚蛋,而且你喝的那瓶是我的!”

“那你喝回来?”

“总之!”赛科尔把笔记本往桌上一拍义正言辞,“我现在要好好学习了不要打扰我。”

“好。”尽远抬手比了个OK的手势。赛科尔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下翻开笔记本,维鲁特清秀工整的字迹映入眼帘。这么好看的笔记看着就很有读下去的欲望啊!

 

“刺客绕背啊!别用跑用影分身!”

 

来,我们来看这个第一讲——

 

“袭月别离太近会被打断的。退后。退太多了,回来点儿。”

 

第一节第一项是——

 

“剑客开流星啊!别耍帅。”

 

不我要好好学习……我要——

 

“刺客会不会玩儿啊!死神之镰之后别用黑暗审判,一直站着等人打呢!法师你的暴风雪开开啊!枪手别划水我看见你了!”

赛科尔一把抢过尽远的麦克风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

 

一小时后。

 

维鲁特坐在校图书馆的窗边看书,突然QQ一个一秒长震动吓了他一跳。赛科尔又怎么了……他拿起手机打开锁屏。对方发了一张“我已经差不多是条咸鱼了”的表情。

“看不下去啊!”赛科尔说,“那怎么办?”“不知道啊维维。”赛科尔突然又想起了这个梗。然后迅速地连续几条刷了起来。

Seckor Lupe     14:48:27

·等等

·维维

·豆奶

·欢乐开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妈的智障……”屏幕这边的维鲁特轻骂出声,一边在浏览器上搜索着什么。然后他发了张图过去。

 

Vyrut Chrono     14:49:02

[赛赛狗科学网.jpg]

 

对面沉默了。维鲁特突然想起中午赛科尔走之后有个可爱的妹子壮着胆子过去约他出去,他告诉了赛科尔问他怎么拒绝比较好。

Seckor Lupe     14:50:32

又怂又狗不可爱的赛赛不知道该怎么回。

 

Vyrut Chrono     14:51:00

我还挺喜欢又怂又狗不可爱的人的。

 

Seckor Lupe     14:51:23

豆奶你让我好感动。

 

Vyrut Chrono     14:51:49

感动还给我起乱七八糟的昵称。

 

Seckor Lupe     14:52:08

我不也让你叫狗科学网了嘛!

 

Vyrut Chrono     14:52:39

是啊,你居然不抗拒?

 

Seckor Lupe     14:52:56

跟你为什么要抗拒?

 

维鲁特心中突然闪过一瞬异样的冲动。他很清楚那冲动是什么。

 

 

——————————————————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6]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8]

赛科尔迷迷糊糊睁眼,只觉得鼻间一阵茶香。他直起身的瞬间一阵颈僵肩硬腰酸背痛。随着他的动作,肩上滑下一件单薄的棉质黑色长衫。昨晚他和维鲁特【哔——】到半夜,随后两个人【哔——】,做着做着赛科尔就【哔——】,浑身酸疼大概是因为【哔——】和【哔——】的问题吧。

好像,哪里不对呢。

评论(3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