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5]

说在前面。

大学校园paro。

感情线推进十分缓慢,属于慢热型,所以可能会占tag。

致歉。

终于开始推维赛了。感人。



Chapter 05

 

公会群里从中午到晚上一直都是“恭喜殿下”“贺喜殿下”“恭贺殿下喜迎太子妃”,弄得一堆不知情的小伙伴纷纷出来问这哪儿我谁。尽远尴尬得要死要活,干脆不看群了。刚洗完澡发梢上还沾着水珠的赛科尔肩膀上搭了条毛巾,大大咧咧往宿舍床上一躺:“一下子你就脱团了,我还不太习惯啊!”“还不是拜你们所赐。有什么不习惯的,跟以前不还一样么?”尽远回头瞄了他一眼。

“嗯——”赛科尔举着手机悬在半空,眼睛看着屏幕。群里格洛莉娅问了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

 

枪声黎明    21:48:03

夫夫不同团会不会很尴尬啊?

 

Dodge    21:48:17

有理。

 

生拌海裙    21:48:21

有点儿……

 

君临天下    21:48:32

没事。不过沙漠之鹰你若是让他有个三长两短——

 

沙漠之鹰    21:48:56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好歹也是我团里的人。

 

赛科尔挪动着双手拇指飞快打字。

SL影杀    21:49:07

老大你太帅了我是你的小粉丝!

 

随后他点开了沙漠之鹰的小窗。表达了一下自己其实和尽远是室友,对方脱团了以后会不会天天吃狗粮自己压力很大啊。沙漠之鹰意思意思安慰他两下:“小心点儿别被君临天下查水表。”

“我靠,你是不是怀疑我的人品?我怎么可能会被查表!”

“嗯,我懂。老司机开车从不翻车,对么?”

“……对个屁。”

 

“行了,不跟你扯。”沙漠之鹰说,“我看你技术也可以了,考不考虑做副团长?”“什…什么!?”屏幕这边的赛科尔直接喊出了声,慌乱之中一松手,举高的手机瞬间落下砸在赛科尔的脸上。

“赛科尔?”尽远闻声连忙回头,“没事儿吧你?”

他看见赛科尔抬手拿下砸在脸上的手机,抑制不住的哧哧笑了。

 

“……还真让我来啊?”赛科尔戴好耳机坐在电脑前,尽远坐在他旁边。沙漠之鹰组织他们去刷炎蛇之穴的副本,但是却让赛科尔来指挥带团。沙漠之鹰开了yy的自由麦:“嗯,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我会补充来辅助你。”他的声音清冷有带着些亲近人的柔软,听着很舒服。

赛科尔的右手掌心出了一层细汗。团长在给他辅助啊!太激动人心了好吗!激动得快紧张到死了啊!

“加油。”他又补了一句。尽远也跟了一句加油。

原来一开始给他科普各职业技能及效果,后来陪他竞技场磨砺,还带他捋了两遍炎蛇之穴的流程,感情是拿自己当副手培养的!真是一片苦心啊,这种团长要扶持我登基的错觉是什么啊!!
    赛科尔默默吐槽完之后长出一口气:“进图!”

待确定了所有的人都进了图之后,赛科尔率先冲出。炎蛇之穴是一条地下隧道,路线就是一条没什么弧度的破旧铁轨,副本门口还停着一辆残破的矿车。副本内的两侧墙壁上插着照明用的火把,将正片屏幕都晕染车女橙红色,地面上暴露出闪着光芒的红矿石。官方设定说这里是一座被炎蛇之王占据的废弃矿山。赛科尔键盘轻敲,刺客朝着安静幽暗的隧道深处唰唰唰丢出几只手里剑,然后迅速掉头折返。

SL影杀。

正如其名,这个小刺客在赛科尔手中已经越来越像一个机敏灵巧,在黑影中杀人于无形的优秀杀手了。刺客则刚返回团队,就见两只巨大的沙漠毒蝎张合着钳子爬出。“神枪射击!DPS跟我上!枪兵挡一下先,剑客靠后站!小心别被尾巴扎到!奶妈盯一下看谁中毒了!”赛科尔边喊边往前跑,起手把短刺当作飞镖掷出。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攻击,而是技能死神之镰的起手动作,随后就会有一把影子镰刀出现,短刺扔到哪儿就砍到哪儿。

尽远紧跟而上,长枪连突几下,半空中银白的光箭流星般坠下——枪雨。两人各控了一只仇恨,大家也很识相的围上来输出,一瞬间光影绚烂让人眼睛发痛。待快速的解决掉了开场的两只小怪之后,节奏依然是赛科尔去开怪,边跑边指挥顺便说一些注意事项,偶尔还要夹带上吐槽:“嘿,这壁虎真大个儿我靠真丑日妈的——哎哟,谢啦。”

身后一颗子弹擦着刺客的耳鬓飞过,打断了附近一只壁虎的蓄力。剑客们刀光明灭,大多都是武侠小说中的剑招,十分中二。

这么一想,这个职业果然很适合舜啊……略一走神,赛科尔立刻被打中。

“影杀走位,影分身绕背开黑暗审判,法师排一个暴风雪,枪兵后退五个身位,有冲击波。”沙漠之鹰连忙帮忙指挥了一句。这个时机卡的恰到好处。赛科尔刚被攻击正手忙脚乱,听从指挥是最简单的事,而且这条指令一下子预判了好几秒出去,留够了时间让赛科尔调整。

果然,赛科尔刚刚瞬移到壁虎背后,怪物一扬尾抽在了身前的地面上,震出一阵余波,刚好停在枪兵们面前。此时法师们开始吟唱,枪手们持续射击,赛科尔的长刺已经立在身前,顿时脚下泛出一圈紫色咒文,随后从天而落召下一道紫黑色的巨大光柱——黑暗审判!而法师们刚好吟唱结束,狂风卷着鹅毛大雪与黑光揉在一起显得格外绚丽。紧跟而上的是枪兵蓄力带冲刺的袭月,新的一波碾压重新开始。

 

“啊要到BOSS了……”赛科尔站在BOSS攻击范围之外打量着,那盘踞在各色宝石之间的巨大红蟒就是炎蛇之王,会吐火会咬人,尾巴带毒还会敲地。

沙漠之鹰声音很轻:“不用在意。怎么想的怎么打。”

“嗯——好。我去开,一会儿它会吐着火焰窜过来,如果我不幸被烧到了——奶妈记得奶我一口!”赛科尔指挥者刺客上前,踏进炎蛇攻击范围的瞬间,刺客身周环绕了一圈日本忍者的苦无,然后立刻向前飞去惊醒了炎蛇。

“快快快退后退后!”赛科尔迅速转身直接开了影分身,十分猥琐的瞬间闪到人群当中。大家纷纷退后,站在最前方的枪兵尽远不幸被火焰波及,后方牧师连忙给他召上一束白色的光柱。

“喊慢了。”沙漠之鹰淡淡评价一句。赛科尔沉默一秒:“上上上!枪兵袭月起手!法师暴风雪电光球换着用!枪手有buff的子弹往上扔!牧师看好枪兵血线!刺客跟着我绕背十字切!”

炎蛇的技能刚结束,这边全体出动,赛科尔带着一小队刺客绕至炎蛇背后用最低阶的技能输出,仇恨始终让尽远拉好。沙漠之鹰嗯了一声,角色半蹲下来抬高枪口对着蟒蛇的头部一阵狙击。暴风雪裹着雷电旋转而下环绕着炎蛇的大半个身子。

赛科尔为了能够看到战况而转到了正面,突然看到炎蛇巨尾一动:“枪兵退后蓄力!法师别停!”赛科尔连忙操纵着刺客往旁边一闪,长满了如同岩石一般粗糙的红鳞的长尾带着强劲的风甩过来,堪堪擦过刺客身旁。枪兵们纷纷后跳蓄力,赛科尔等到长尾收回一半就已经率先冲出站定,短刺握在手中还未掷出,突然一颗燃烧弹贴着他的脸颊划过,正好爆裂在长着毒针的蛇尾上——沙漠之鹰的子弹。

炎蛇的拍地之后会紧跟着一记毒针。

而赛科尔忘记了。刺客慌忙把短刺往炎蛇头上一扎开了个死神之镰,剑客们开了高防之后冲上前,枪手们蓄力完毕袭月出手。

 

这场大战又持续了六七分钟后,炎蛇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后倒下,爆出了些装备和材料。赛科尔双手离开了键盘,身体后倾倚在了椅背上。尽远偏头看了看他拍了两下他的肩膀。沙漠之鹰清冷的声音夹着丝丝的电流,穿过头戴式的耳机传进赛科尔的脑海:“辛苦了。你指挥得很好。”

20人的队伍只有一个剑客阵亡。赛科尔轻轻笑出了声:“我果然厉害啊!”

“嗯,是啊。来,大家认识一下,SL影杀,大家的副团长。”

 

Yy频道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大家都兴奋的去公会群里刷起了“参见副团”。

 

副本告一段落,大家也纷纷散了,尽远走去窗边跟舜打电话,赛科尔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玩手机。群里的几位主力今天正以会长为首热火朝天的讨论着什么。

Dodge    20:03:49

咱们几个面基吧!

 

枪声黎明    20:04:01

好啊!我,台球,影杀都在B市。

 

Dodge    20:04:11

哎哟,我和海裙G市的。

 

君临天下    20:04:15

我也在B市。

 

沙漠之鹰    20:04:20

巧,我也。

 

光笼    20:04:31

哎——我在隔壁S市。

 

最终Dodge拍板决定少数服从多数,以身作则去B市集合。格洛莉娅大方表示自己定会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大家,而面基时间定在了这周六,也就是后天。想想还有点激动。赛科尔习惯性的敲开沙漠之鹰的小窗:“老大我补觉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好梦。”沙漠之鹰秒回。


——————————————————————

叫我糕总,靴靴x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4]

恋爱这件小事[维赛][06]

评论(30)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