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范儿。[蓝绕][天津15届高考]

没想到,15年的高考,我现在才发。
眼看着自己都要中考了,眼眶有些湿润。我的作业。啊。

虽然打着绕蓝tag,但是还是偏向蓝绕一点儿。
久违的he 开心。

希望食用愉快=======================================================>

蓝河托着下巴看着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做着送信任务的绕岸垂杨笑了起来。
绕岸垂杨这个人有一种特殊的和别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虽说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是这个人就是会给自己带来不同的感觉。这种气质……或者说叫,“范儿”?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蓝河想起了第一次遇见绕岸垂杨的时候,活脱脱一个千成啊!被几个人围着打连站都站不起来。他一开始都没看见绕岸,就看见几个自家蓝溪阁的弟兄围着。
蓝河操纵着蓝桥春雪跑过去一问才知道这小子把怪抢了。蓝河本来也没想管但是透过缝隙看见那家伙喝了红蓝药朝他这边投来目光——其实就是转了下视角——蓝河在电脑这边一愣,那双眼睛是吊眼角,眼尾上翘看上去有点年少轻狂的架势。
他忍不住劝了劝弟兄们给这个素未谋面的人求了求情然后给那个家伙发了个好友申请。结果对方居然拒绝了,简短的发了句“谢了”转身就走。长长的古装袍子和墨发在风中飘扬。
你别说,还真有点仙侠味儿,颇有股传说中的江湖范儿。
 
绕岸垂杨也算是记住蓝溪阁这个公会了,不过不是因为蓝河记住的,是因为那几个围殴他的人而记住的。
后来组队的时候又遇上了蓝溪阁的妹子好感度才上来了点。听着妹子洗白,绕岸垂杨虽然有点记仇但其实也是自己有错在先,最后想了想还是发了入会申请。
看到自己一直干净的公会频道冒出了不少消息,其中也有个挺印象深刻的名字:蓝桥春雪。欢迎完新人又是一条好友申请,绕岸垂杨抬头一看,不远处西方幻想风的剑客长长的风衣跟着跑动动作晃动在他跟前站定。
“答应了呗?”
电脑前面的绕岸动了动鼠标把停在“拒绝”上的光标移开了。后来他也跟着蓝桥春雪的团下了几次本,对于对方鼓励别人激发斗志的用词也是万分熟悉。
这人身上有股人妻范儿。

后来蓝河颇有种孩子大了翅膀儿硬了的心累感。绕岸垂杨无疑也是一把好手,之前被那几个人围殴原因有三,一是没满级,二是双拳难敌四手,三是没加公会没有好装备啊!
现在这人竞技场打赢了蓝溪阁五大高手后面的几个技术也不错的,仗着自己的装备和技术在公会也是一面招风旗,人也嚣张起来。
这个绕岸垂杨这几天终于盯上了“蓝五”的称号,而最先被瞄上的就是同为剑客的蓝桥春雪。蓝河其实自己也没太大信心能打过绕岸垂杨,所以还是拒绝的。
好在春易老会长嘴上不说心里亮堂也有眼力劲儿,把蓝河调去了第十区开荒。绕岸垂杨这个高层还在神领办公室,而蓝河离他可就远了。
想到这儿蓝河就觉着吧,这绕岸垂杨还有点傲气范儿,硬要说的话……和他的吊眼角挺配的。

绕岸垂杨hin郁闷。hin郁闷。
他,堂堂蓝溪阁五大高手第六人,就这么被那个啥啥君莫笑秒了。妈蛋!他可是马上就能登上蓝五宝座的人啊!混蛋君莫笑!绕岸就这么心灰意冷的坐在电脑前瞪着桌面发呆。电脑的荧屏刺得他眼睛发痛。
咔哒。门打开的声音。蓝河闪身进来手里拎着一个袋子放在失神的人面前叹了口气:“你打算玻璃心到啥时候啊?”
绕岸垂杨对于蓝河激发斗志的用词万分熟悉,而蓝河对刺激绕岸垂杨的方法也是万分了解。绕岸垂杨猛地抬头脸上挂着恼怒,惊讶,还有其他什么情愫。
“蓝.蓝桥...!?”“吃完饭再说。”蓝河在一边坐下把盒饭往他那边推了推。
对于蓝桥春雪和君莫笑到底什么关系他也不是很清楚,反正觉得挺尴尬的干脆就没理他。蓝河看着反应也是理解,当然,只有对于“他输了很挂不住面子吧”这方面的理解。
“……输就输呗,开车哪有不撞的啊。练个小号重头再来呗我等你啊。”蓝河笑了笑。反正绕岸垂杨的小号一时半会儿可打不过他,等呗。
但是绕岸垂杨的理解显然有偏差,听了这话一愣抿抿嘴偏开头:“快你妈给老子滚出去,不用你管。”蓝河耸了耸肩随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开门走了。
操,蓝河这范儿不太对啊!?

后来绕岸还是开了小号混回了高层,蓝河也从第十区调了回来。两人不禁双双感叹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什么三流剧本太次了。
绕岸垂杨不知道哪根儿弦儿搭错了约了蓝河去了俱乐部楼下的那家小面馆,而且还告诉他自己仔细核对了日程时间表休想赖掉。
我靠,这都跟谁学的啊?蓝河扯扯嘴角进了餐馆一眼就看到了低头玩手机的绕岸垂杨。
这大概就是,冤家的直觉。

个屁。

他坐到绕岸垂杨靠着椅子背儿等着对方先开口。
结果开口第一句:“靠,又死了,日。这游戏太虐了吧不玩儿了。”然后他抬起头正好看见蓝河看过来。

现在再来一局还来得及吗。

绕岸垂杨犹豫了一会儿决定直接背台词:“自,自从第一次我见到你开始,我就无法移,移开……”笔言飞这是给我准备的什么词儿,不想背了太羞耻了啊!??

于是他甩甩头直直的看向蓝河开口:“蓝桥春雪,我喜欢你。”
声音抑扬顿挫字正腔圆掷地有声发音清晰标准堪比谷歌娘。
这八个字儿弄得蓝河差点儿没被吓到地上去。这么帅的范儿是我的错觉吧!?

最后呢,还是答应了。
蓝河回过神来,对方已经在他面前挥了好几下手了。绕岸垂杨扬起嘴角放下手:“傻了啊?想什么呢?”
蓝河回过头报以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想你呢。”
“滚一边儿去。”

果然还是傻逼范儿。
蓝河笑了笑。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