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奇迹必在某日降临出现.[Chapter02]

魔圆paro.

有性转.有私设.有ooc.

预设叶←蓝←车.但是叶蓝车蓝绕蓝春蓝可能也会有吧?

治愈致郁啥的我不知道啊不要谈人生?

各种文风聚集请做好心理准备。

许泊橼=蓝河 徐荨=车前子


————————————————


徐荨背着单肩背踩着小跳步开心的往公交车站跑去,长及胸前的绿色卷发跟着动作小幅度的上下晃动——啊这要是我的胸部该多好啊——在清晨的初阳照耀下泛着光泽。整幅画面应着她口中哼的歌: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

喂喂徐荨,路人们在看你哦。


坐上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往前开了两站地,路过的风景随着公交车的一个右转拐进了一条支路而跳出了这座城市普遍的钢筋水泥味。徐荨很喜欢这段路,好像是来到了慢节奏的小镇,路边开满了美丽的矢车菊,狭长的蓝色花瓣互相交叠,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西欧小镇的风光,在如今城市普遍工业化高楼大厦当树林玩儿的时代,清新优雅的小镇倒是令人向往。不知道是因花得名还是为名种花,这条路就叫矢菊道。

"矢菊道站到了,请下车,开门请当心……"好像有一朵矢车菊混上车了?徐荨看向那一抹显眼的蓝色。


"泊橼!?"徐荨差点吓到了地上。伴随着刷公交卡的嘀声,许泊橼抬头一看也是一愣:"阿荨..?"公交车马上发动没给许泊橼愣神儿的时间,后者也是赶紧坐在了徐荨旁边的空座上。

啊……总算知道为什么会眼熟了,可是……昨天是第一次才对吧,印象有这么深刻吗...?

"泊橼,你假期有没有坐过这趟公交车啊?"徐荨对她眨眨眼竖起一根手指。

"唔……嗯。"许泊橼用食指点着下唇,"我假期坐这趟车去学校附近的冷饮店打工。"

"哦!那就说得通了!"徐荨恍然大悟一样点点头。

"什么说得通了?"

"啊没什么没什么。"


徐荨为了尽快熟悉这座城市,至少是自己附近的地区利用假期时间不好好在家做个NEET,而是轮流坐家门口的两趟公交车到终点站再坐回来。怎么说呢,真是闲的没事儿干吧。


公交车到站。许泊橼扭头正打算提醒徐荨,而她正想着以后都能一起上下学而弯着嘴角呢,虽然会接近许泊橼只是出于十分偶然的迷之第六感,但是好在第六感倒是很敏锐。许泊橼看着徐荨的嘴角心情也好了起来,戳戳她的上臂一起下车,蓝色的马尾在身后随着步伐节奏左右轻轻摇晃着,校园围墙里种植的牡丹月季和绿意葱茏的参天大树为地面投下的光影使她暂时忘记了刚刚令她头痛的事情。



一遍一遍的重复着。

没完没了。


啊……这里是哪里啊,是哪里啊……无助的向前奔跑,不要停,不要停,停下会……


会死的啊!


蓝色的长发时不时飘到前方阻挡视线,看不清前面的路了啊,怎么办……

但也没有关系,因为每个拐角后面都会出现朦胧记忆中的场景,好像很真实却又会立刻发现不一样的地方。

只好手忙脚乱胡乱地把头发拨到耳后,眼前已经是死路了。转身看到的是很多很多与自己身高相仿的少女。

但她们只有身高相仿而已,因为她们都是平面的影子,手里拿着武器,看上去好像是镰或者剑之类的,而且。


她们没有头。


与身体连接的是一个一个的小电视,上面的图像因为信号不稳定有些扭曲,可以大概看清楚是自己的过去。


不想回忆起来的,快要忘记的,封尘在最深处的。


好像自己被看透了一样。


啊啊……不要……不要再继续了啊。

头好痛。接下来自己也会……会见到妈妈吗,无论是哪里,只要跑不出去的话,一定会……一定会……


红色。腿上有红色的液体流出来,顺着大腿内侧向下流动。好刺眼的红色。


红色。


红色。一束红光闪过。那个少女是和那些影子不一样的,真实存在的。她对自己伸出了手:

"                                          。"


黑暗的世界里你是个发光体,光线进入我的瞳孔让我看到你。


——。



"哦?许泊橼你这么快就和新同学打成一片了?"


许泊橼和徐荨正有说有笑的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少女。有印象,应该是同班的。徐荨想了想出于礼貌还是上前一步伸出手:"你好,我叫徐荨。你是泊橼的朋友?"

那个薄荷色头发扎着双马尾的少女似乎小声嘀咕了一句类似于"真亲密"之类的话,一双吊眼角的眼睛瞥了眼徐荨:

"我叫杨谙。"她一撩头发转过身扔下一句话,"是那家伙的对手。"


徐荨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看杨谙的背影又看看许泊橼,刚想开口问那个中二晚期女是怎么回事,就看到许泊橼抿着嘴唇一副被揭了旧伤疤一般的表情,思来想去还是闭上了嘴。到底什么情况啊真是让人在意。徐荨自觉的往前走了两步和许泊橼保持一步距离给她留出个人空间。


许泊橼用拇指摩挲着食指上的指环低头盯着脚尖一路走在徐荨后面跟着她走进教室。徐荨看到许泊橼路过杨谙身边的时候后者怪异的做了个别扭的动作,像是回头回到一半又转回去了。就像网游自己打断自己读条一样。徐荨看到她开始揉自己的脖子。许泊橼知道杨谙说的倒是实话,她们的确是对手没错,各种意义上。她们肯定是要站在对立面上的没错了。


那么,那个温柔可靠的人是怎么想的呢,她又会怎样做呢?自己毕竟和她不一样。许泊橼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回到座位上。徐荨单手托腮视线跟着她移动。刚刚好像在杨谙那里看到了眼熟的东西,不过到底是什么在哪没太注意到……而且,越想越觉得,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少女许泊橼并不简单,她身上有太多自己不了解不清楚的地方了,她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自己不知道。不过自己……也没权利知道吧。啊真是麻烦啊那个杨谙也不知道什么来头,所谓每个女生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吗?……自己怎么没有。


——"第一,杨谙。"物理老师在念单元测验的考试成绩。徐荨吓了一跳抬头正巧看到杨谙领了卷子回来得意洋洋的一笑顺带一挑眼角,满满的自负与轻蔑。

靠……这家伙。徐荨咬着牙狠狠瞪回去,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对自己还是对许泊橼,不过不管是谁都要帮忙还回去才行。看老子在化学上超过你!徐·吊儿郎当·荨的学习斗志被杨·和我就是拽·谙彻彻底底的点燃了。许泊橼看在眼里有点心累。不过如果徐荨真的能,那么……



"——讨厌死了!泊橼你是怎么会认识那种人的啊?"徐荨和许泊橼在麦当劳二楼靠窗的位置面对面坐着,徐荨不满的咬着吸管,显然是还没对那个眼神消气。

"啊这个……"许泊橼耸肩苦笑一下喝了一口柠檬水,"就说来话长了。"

徐荨眨眨眼,诶,新人物的登场果然都是莫名其妙并伴随着一堆迷题呢,果然是普通小说的套路吧。她谈了口气感叹自己的人生从那一截点开始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许泊橼笑眯眯地看着她的举动微微偏开头望向窗外摇曳的树影,她的视线落在川流不息的公路上:"阿荨……想听吗?"

"嗯?"徐荨愣了一下,看着许泊橼的样子也拿不好她是想说还是不想说,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给了一个折中的回答,"你想说的话我当然会听。"

许泊橼笑了一下闭上眼学着少女漫画里优雅的大小姐的模样啜了一口柠檬汁才悠悠开口:"我和她算是……青梅竹马吧。"

徐荨对刚才的动作发起吐槽:"咖啡比较合适吧。而且应该是青梅青梅——等等!!青梅竹马!?"

"嗯啊。"许泊橼愣愣的点点头看着徐荨震惊的拍案而起直直瞪着自己。


过了一会儿徐荨还有点余惊未消,呆呆的坐回去:"不.不敢相信……"

"为.为什么啊?"

"青梅竹马的话为什么她连你的百分之一的善解人意温柔大方都没学会啊?"徐荨故意装作震惊的样子。

许泊橼也跟着笑起来:"你小心被她听到啊哈哈哈。""嘿嘿听到就听到呗。"


两个人收拾东西回学校。杨谙在角落里悄悄看着两个人离开松了口气垂眼盯着地面微微开口没有出声。

我……

她别开头躲开两个人从侧门进校。杨谙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杨谙究竟是什么人?她的吊眼角下市怎样想的?除了她自己别人都不会知道。

浑身雪白的小兽睁开他血红的双瞳。


放学铃打响,徐荨把书包往肩上一甩望向许泊橼示意一起走,发现杨谙正用睥睨的眼神看了过来,许泊橼抬眼扔了一个眼刀过去拉着徐荨往外走。徐荨好像看见杨谙有挽留动作,什么嘛那家伙,太奇怪了吧!简直就是——

"阿荨,从侧门走吧?"许泊橼拉着她走出教室后就放慢了脚步。

"咦?"为了避开杨谙那个别扭小学生?这句话徐荨没有说出来但估计着也是这个原因,点点头跟了上去。


大门是电拉门,离徐荨她们所在的教学楼比较近,而侧门比较偏僻一点,是看上去很老旧德高大铁门,上面有着大众通用的复古花纹,道路比大门的道路要窄大概三分之一,但相对的两边种着高大的树木,大概是杨树?徐荨不太擅长分辨树木种类,总之不是柳树。也许是植物的原因,这条道路反而显得幽静。


"我都不知道……侧门好漂亮呢。"徐荨抬头打量着。许泊橼转过头:"那以后都走这里?""诶诶真的吗?"

少女们互相嬉笑打闹着,突然其中的蓝发少女停下来。她看见铁制的大门外。

走过一抹红色的身影。红色的长长的卷发像一簇火焰一般跳动着走过校门。


啪。


徐荨看到许泊橼的背包掉在了地上。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