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喻王]HP梗的脑洞段子

OOC预警

Harry Potter背景预警

后续不一定有预警

排版瞎眼预警

=======================>

王杰希穿着长长的墨绿色旅行斗篷,手里紧紧攥着一根樱桃木质的细长魔杖。斗篷拖在草地上随着他的走动而发出“沙沙”的声音。略长的头发搭在脸上,在夜中看不清晰面容。幽暗的月光透过层层叠加的枝杈之间的细微缝隙在地上留下块块光斑。

王杰希放慢了脚步,看样子他的目的地快到了。树木没有稀少起来,也不见村庄的影子,从小路边的两棵树中间突然冒出了一定屋顶盖着淡蓝色瓦片的木屋,蓝色的窗帘拉着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单单从外表来看,这座房子少说也得有六七十年了,房屋的主人约莫不会年轻。王杰希扫了一眼门上挂着的那个东西——似乎是某种动物的头骨——抖了抖袖子,用纤长苍白的手敲了敲。

“吱呀——”古老的门伴随着难听的声音打开了。房屋里面东西非常多但很整齐,无论是书柜里的古旧书籍还是架子上的瓶瓶罐罐都有条不紊,似乎是很早就被人收拾好等着客人到来的,尽管这里过于偏僻理应无人造访。一个年轻男人从里屋走进来,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身披一件深蓝色斗篷,领子拉高几乎要碰到下巴,歪带着一顶黑色尖顶巫师帽。他脸上挂着微笑却没带着一点平易近人的感觉,全身上下流露出危险的气息。男人走到桌子边拉开椅子坐下,望着对面的王杰希没说话。

王杰希也坐下来,注视着那个男人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喻文州,我需要你帮忙。”

喻文州微微笑着:“怎么?大魔法师还需要区区在下吗?”

王杰希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回答,他很快地接话:“你可是当代最伟大的炼金术师。我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喻文州想了想收起笑容:有什么是巫师办不到而需要炼金术师的呢?

“你想……?”喻文州微微向前探身轻声问。“”对,复活他。王杰希闭上了眼睛。

喻文州思索一会点头答应了:“很伟大。那么我的报酬?”“随便你吧。”喻文州轻笑一声没有立刻决定,他从袖子里抽出魔杖指着书柜轻声念了一句:“咒语书飞来。”一本紫色烫金封面的大部头书飞来悬在两人中间的桌面上方,快速的自己翻动着书页,随着喻文州的魔杖一抖,书不动了,静静的躺在桌子上。停在的一页的标题是几个令人感动恐惧的花体字:起死回生术。

王杰希掌心向上放在桌面上,喻文州伸出左手掌心向下覆住他的手。随后他露出一个诡秘的微笑:

“那么……开始吧。”

两人脚下突然出现一个魔法阵,王杰希感觉喻文州抓着他的手在变烫,而两只手好像粘住了似的没办法分开。喻文州在不出声的吟唱着什么,紫色的魔法阵渐渐变成蓝色,刺眼的光芒充满整个房间刺激着人的虹膜。王杰希闭上眼睛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王杰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深蓝色的屋顶点缀着没有规律的白色小点,王杰希待眼睛适应了光线认出那些是一个个星座,从屋顶上垂下来几颗金黄色的星星吊灯,右边是窗户但拉着隔光效果很好的天蓝色窗帘。从王杰希的角度来看,正好可以从缝隙中看见外面——阳光明媚,已经是白天。对面是书柜,像昨天晚上看见的摆在客厅里的书柜一样,旁边是几排架子,放着药水瓶,一些他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和一些植物。

他意识到自己是躺着的,这时喻文州的声音传过来:“你醒啦。”王杰希转向左边,喻文州正坐在一把椅子上,他把手里看的书放到桌子上。“我为什么昏过去了?”“巫师都承受不了那股力量。”喻文州笑着瞟了他一眼,“最伟大的巫师也一样。喏。”喻文州把王杰希的魔杖递给他。

王杰希接过来没有道谢,盯着魔杖问:“成功了吗?”“嗯。但我要提醒你,没有真正的起死回生术,所谓的起死回生只不过是强制性的将它的灵魂留在阳间七天罢了。”喻文州漫不经心的玩着自己的魔杖,脸上不阴不阳的微笑有着说不出的妖异。王杰希点点头翻身下床。

“七天之后记得来找我。”喻文州微笑着。王杰希颔首表示听见了转身刚要走听见喻文州问:“你喜欢我的房间吗?”“很漂亮。”王杰希对他笑了一下离开了小木屋。

他走出几步转身再看,小木屋已经不见了踪影。王杰希紧紧斗篷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啧,炼金术师……”


TB不一定有C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