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疫军总指挥部没有什么新闻./今世奇/P鼠/鸦鸽



乌鸦刚从前线飞回来。在努力的把采访黑蟒总司令后得到的一堆“咝咝”回答改成人话之后,按理来说,作为疫党的官方报纸,内容肯定是要请疫王过目点头之后才可以拿去出版的。虽然,一般来说,疫王都懒得看。

不过流程还是要走的,不然你岂不是不把疫王放在眼里。



于是战地记者乌鸦同志兴冲冲的飞到总指挥部的大楼下,一抬头,一打眼。三楼元首办公室的室外窗沿上,并排站着三只白鸽。

乌鸦眨了眨眼。白鸽们也眨了眨眼,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像它们的主人一样,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又开始了,又开始了。

乌鸦扯了扯嘴角,拿着一沓稿纸塞回包里,翅膀一展转身就跑。他可不想跟上回一样听到自家老大在办公室里发出足以霸占各大报纸头版头条一个月的声音。不过好在那家伙还有点良心,至少知道放鸽子出来预警。这么想着,他朝着诊室飞去。

当然不是去看病,毕竟主治医生正给疫王大人“诊治”呢。虽然乌鸦是不太想碰上,但是还是非常鼓励他俩的友好“体检”活动的,这样他就可以偷偷来见见信鸽小姐。


“请进——”信鸽一边说着一边给来人开门,“是乌鸡先生来啦——”

“是乌鸦!”

信鸽看他脸颊略微发红的样子轻笑出声,侧过身迎他进来:“爸爸刚好出门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乌鸦配合的露出惊喜的样子,心说我要是不知道你爸不在我敢来吗,上回送了信鸽一条编织手链被发现了,差点儿被Dr.P追出去二里地,晚上他还拿着那条手链进了乌鸦的寝室给他讲睡前故事:

“从前啊,有一个乌鸦和信鸽交朋友,后来啊,那个乌鸦啊,死了。”



P.sir,虽然你是个会调整死尸口味的人,但是包办婚姻不好啊,现在已经是自由恋爱的年代了,要跟上时代的脚步啊!



信鸽端出红茶和蛋糕,乌鸦给她讲前线和后方发生的有趣的事,包括前些日子疫王过生日举国欢庆,当天晚上黑蟒从前线赶回来,把一个个黑红相间的疫党标志图案的小蛋糕全都拍在了疫王身上。果然,信鸽开心的笑起来,将奶油蹭在嘴角,而乌鸦会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帮她抹下来,装作不经意的让指节轻碰到柔软的下唇,然后趁她不注意时自己把奶油吃掉。



老大,元首,疫王大人,您一定要加油啊,持久一点啊!为了让我跟信鸽小姐再多待一会儿,您一定要争气啊!每当乌鸦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都会这样在心中为自己的上司呐喊助威。

随后诊室电话铃响了:

“乌鸦你死哪儿去了!新闻稿呢!”

接起电话的信鸽回头:“乌鸦先生,疫王大人催您回去呢。”

乌鸦叹了口气,决心下回再出差一定要给老大寻点儿偏方回来,为了他的幸福,和自己的幸福。



今天的疫军总指挥部有没有什么新闻。











Fin.





乌鸦:信鸽小姐和P.sir一点也不一样,真是可爱。

鼠:?为什么,我觉得Dr.P也挺可爱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