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Pigeon./今世奇/P鼠(?)



“不要和我争了,这是最终决定。”

他将一沓已经签好名字的白纸拍在桌子上,文件内容将由他信任的人来填好,以稳定和控制他不在之后的未来。

其实也没有发生争执。这项工作计划周密,一旦开始就没有改变的余地,我不过是本着职责习惯性的提醒他。

但他总是这样。

于是这也成为了我的职责之一。



戴着三色堇的众神,穿梭林间的黑豹,大流行病的症状是恶性贫血,随军牧师吟哦着赞美诗。他是至高无上的最高权力者,是枪炮,是游隼,是致命的花梗,是凌晨三点钟冰冷而甜美的冰淇淋蛋糕。

颈侧是坏心眼的轻吻,一如这灰暗了眼前的鼠疫,掀起风暴卷袭着震颤抖动的星辰。

用枪瞄准。即使我是「反战主义者」。

“你把我弄得很狼狈。”

他嗫嚅着抱怨。

我轻轻垂眼,是一副他喜欢看的乖顺温驯的模样。

“服从命令罢了。”

于是他满意的轻笑出声,像往日的他那样。然后他会用力施以疼痛,留下一点几天才会消退的红印。而我会顺从的低下头,吐出一句“我的荣幸”。



他总是这样。

我总是这样。

他倚墙而立,窗外是紫罗兰色的天空,盘旋在凌晨的雾气像得了流感的树精身上的纱裙。咔嗒咔嗒走动的钟表慢了一分半。

而除了继续,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再然后的然后啊,是狂风夹着暴雨。

文件最终不是我来写的。正如我猜的那样。也正如他猜的那样。

无人探望他,我不能去,也不想去。

他是如何想的,能够确保我这步棋能被下得又准又狠?



人群像水泄不通的银河,他是白矮星。几英尺之间隔着世间万物,千百生灵,中间淌过马里亚纳海沟,耸起乞力马扎罗山,奔过东非大草原成群结队的角马和落单的瞪羚,飞走滴落水珠的黑颈鹤。水珠砸在喧闹的多头怪物眼中,他们叫喊着,在墙壁上投下胆小鬼的影子。

我将完成使命。

台上的他一如之前台上的他,下面是喧嚣的白痴,上面的他笑得肆意而狂妄。

他总是那样。

他不总是那样。

走马灯摇摇晃晃在视网膜上闪烁,好像将死之人是我一样。

台上的他一如之前台上的他,下面是喧嚣的白痴,上面的他笑得肆意而狂妄。

而我,将完成使命。



针头无数次刺入那块皮肤,他略加停顿,没有像无数次那样若无其事,他说他很难受,但他的眼神却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在我的怀中,是凌晨三点钟冰冷而甜美的冰淇淋蛋糕。

人群与他一样高兴。

或许没他那么高兴。

星屑从他眸中溢出。就像本来就应发生的那样。但或许现在的我并不是我的计划中的我。

是你赢了。

空气刺进肺叶,嘲笑着我的轰然惨败。



“在行动践行你的原则。”

他望向窗外,钨蒸汽带来的光明把玻璃照得惨白,映出他的含着傲慢与威严的蓝眼睛。



“他因在医学领域的杰出研究而被授予了最高医学奖。”

于是最后的最后,置身于幕后的和平主义者获得了众神的宽恕,迎合的鸽子履行了职责,赞美歌为涅槃的不死鸟奏响,手术刀因兴奋而跳起圆舞。我轻轻垂眼,单膝下跪迎接王的凯旋。

但他总是那样。

“你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气音中的尾声却按捺不住的上扬。

而我托起他的手轻吻指尖,像最虔诚的信徒。



“我是您的同谋。”

于是,我完成使命。









Fi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