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是一条可爱的翻车鱼

ES狂热。
UD 零晃 all晃


时之歌退圈,尽量还债。
全职退圈,有缘填坑。





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晃牙♡

Chrismas./京津拟人





圣诞节。

西开教堂周围又是全部戒严,基督教徒们,或者只是单纯出来凑热闹的情侣们,齐刷刷的涌向教堂的方向。天津插着口袋戴着兜帽,脖子上围好了围巾,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逆着人群准备绕开戒严地带,找个清静地方打车。

好你个北京,老bk的敢放小爷鸽子,看你是活腻歪了。大连也是,净瞎出幺蛾子,大冷天儿的在外头瞎逛悠嘛,夜游神啊?

天津忿忿地一脚踢开一个喝空了的奶茶纸杯。本来俩人约好了滨江道遛个弯儿,吃个饭,然后也许看个电影什么,之后就回家了,不过就是借个圣诞节的由头弥补一下前天天津生日却不能二人世界的遗憾。约了七点乐宾那头儿的天桥上见,见见见,见你二大爷见,等了一个来小时,冻的跟个三孙子似的。

天津翻了个白眼,划开手机屏幕,聊天界面上还是静静躺着那条一刻钟以前他发出去的“在哪了??”

再往上一条是他六点五十八到的时候发的天桥夜景。

他手指移动准备把手机关上,屏幕却突然动了一下——北京回复了:



“在路上。”



天津低头看了看手机。

在路上。

在你妈妈路上。

你上路吧你。



正当他准备再回点什么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喜的尖叫,随后人群骚动起来。怎么了,谁又被当街求婚了?天津随着人群停住了脚步,而就在此时,他知道了答案:细小的冰晶轻盈的落在他柔软发丝间。



下雪了。

天津抬起头,盯着深蓝的夜空。小小的雪花从天幕飘落,今年的初雪,又或是今天的最后一场雪,就这样毫无征兆的降下。

既然如此更不要在外面逗留了,那家伙容易感冒。他垂了垂眼又重新将视线落回手机屏幕,用半僵的手指抓着袖口蹭掉上面的零星水点,不太灵活的敲下一句话:

“我也在路上。”

“?去哪儿。”这次倒是回的挺快的。

天津一扯嘴角。

“回家。”点击,发送。

“别介啊。”熟悉的声音在耳侧响起。

温暖的手比他的略大一点,将他握着手机的冰凉指尖裹进掌心.。天津被他整个抱紧怀里,相当不自在的动了动:“京爷倒是挺会赶巧儿啊?以后少学韩剧剧情行不行?”

“行行行,今天是我迟到我不对,要杀要剐,凭君处置。”北京把头埋在他肩窝似是讨好的蹭了蹭。天津却似乎有所察觉,费劲的在北京怀里转过身,把被他头发上的雪花蹭湿的围巾摘下来给对方系上了。

“听我处置啊——”他拖着长音,眼珠儿一转。

“我要去茶馆儿。”

“好。”

“去茶馆儿听相声。”

“行。”北京轻轻吻了吻他的发旋儿,“刚去把票买好了,津爷您请。”

“这还差不多。小京子,走着!”

“去你的。”







Fin.


评论(3)
热度(15)